同花顺财经·基金

ETF换购减持:旧瓶装新酒

2019-04-28 11:02:05            易强

  换购可能不会直接冲击二级市场的股价,但对投资者的心理影响却丝毫不逊于直接减持。

  在貌似强悍、实则颇有几分脆弱的市场氛围中,既想减持套现、落袋为安,又不想直接冲击股价,承受骂名,作为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有几个选择?

  先以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换购ETF份额,再通过减持ETF份额以获得流动性,即是市场给出的答案之一;当然,前提是该上市公司至少是某一类指数的成份股。

  事实上,早在2011年9月,A股市场上即有先例,但因为彼时不要求事先预告,且之后类似案例不多,故而未引起投资者广泛关注。直至最近几个月,因类似案例突然增多,且皆预先发布相关公告,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根据数据,截至4月24日,2019年以来,持股5%以上股东计划或者已实施将其所持股份换购ETF份额的上市公司至少有5家,分别是中国石油中兴通讯日机密封北化股份三七互娱等。

  2018年第四季度,大股东以所持股份换购ETF份额的上市公司至少有9家,分别是协鑫集成福斯特海通证券金科文化横店东磁启明星辰北方导航以及大豪科技

  而从公告上看,同样是换购ETF份额,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初衷似乎已有所不同。如果说,数年前大股东换购ETF份额只是为了减持套现,那么,在近期的案例中,则还有“丰富投资组合”、“优化资产配置”等其他目的。

  丰富投资组合

  先以中国石油为例。

  4月16日,中国石油发布公告称,中国石油集团拟以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4.3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0.235%)换购工银沪深300ETF的基金份额。后者于2月11日开始募集,将于5月10日募集结束。

  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石油总股本为1830.21亿股,皆为非限售流通股,其中A股1619.22亿股,H股210.99亿股。若以4月24日的收盘价(A股7.65元,H股5.09港元)计算,中国石油市值达到13307亿元,在A股上市公司中排名第四,仅次于工商银行中国平安建设银行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控股股东中国石油集团持有1480.11亿股(皆为A股),占到总股本的80.87%。在其所持股份中,IPO前发行的股份为1474.99亿股,此番用于换购ETF份额的股票即来源于此。

  中国石油之所以发布上述公告,是因为根据证监会2017年5月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下称“减持新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计划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其持有的上市公司IPO前发行的股份以及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应当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向证券交易所报告并预先披露减持计划”,公告内容应当包括“拟减持股份的数量、来源、减持时间区间、方式、价格区间、减持原因”等。

  尽管上市公司股东用所持股份换购ETF份额本身其实属于非交易过户行为,但是,因为换购之后随时存在竞价交易减持的可能性,故而也属于必须公告的范围。

  减持新规还规定,上市公司大股东在3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在本案例中,中国石油集团承诺在基金成立后90天内不减持使用股票认购获得的基金份额(占公司总股本0.235%)。

  至于中国石油集团所持上述股票最终能够换购多少份工银沪深300ETF,则需等到5月10日——该基金募集期最后一日——才能揭晓答案,因为按照惯例,用于换购ETF份额的股票交易价格,应是其在该ETF基金募集期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成交均价。

  例如,根据北化股份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其第二大股东中兵投资用于换购华夏中证四川国改ETF的股份,即以其在后者募集期最后一个交易日亦即2月25日的成交均价(7.61元)为交易价格。

  若以4月24日的收盘价为交易价格,则中国石油集团拟换购的股份上限(4.30亿股)市值为32.90亿元,最多可以换购32.90亿份工银沪深300ETF基金份额。

  中国石油集团并不否认减持是其以所持股票换购工银沪深300ETF的目的之一,因为前述公告在阐述“认购证券投资基金计划的主要内容”部分明确提到,其减持方式是“竞价交易减持”,减持数量不超过4.30亿股,“所涉及股票占用竞价减持额度”,但公告同时强调,“丰富投资组合”亦是其换购ETF份额的重要原因。

  不再只是减持套现?

  在承认减持套现的同时,强调ETF的投资工具属性,是近期上市公司大股东换购ETF案例共有的新意,只是措辞有所不同。

  例如,中兴通讯控股股东中兴新通讯公司(下称“中兴新”)3月中旬在一份给上市公司的函件中述及换购ETF份额的目的时,强调的是“经营所需,并拟优化资源配置”。

  与中国石油集团相同,中兴新拟换购的ETF基金也是工银沪深300ETF,不同的是,其换购上限(4192.67万股中兴通讯A股股票)达到减持新规规定的上限,即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前者则仅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235%。

  另一个不同之处是,中兴通讯未像中国石油集团一样,承诺工银沪深300ETF成立后90天内不减持所换购的ETF份额。4月24日,中兴通讯以35.02元报收,其A股市值为1468亿元,在上市公司中排名第59位。

  三七互娱实控人之一吴绪顺在阐述其换购ETF份额的原因时强调的是“丰富投资组合,分散风险,分享经济发展成果,支持国家产业升级发展”,同时“实现股权结构的多元化,改进和完善公司治理”。

  根据3月13日发布的公告,在银华Msci中国A股ETF募集期最后一日,吴绪顺以所持2120万股三七互娱的股份(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成功换购了前者的基金份额,当日成交均价为15.28元。

  再如协鑫集成,根据相关公告,2018年12月,其第二大股东协鑫集团以所持公司股票1000万股(占总股本的0.20%)换购南华中证杭州湾区ETF的基金份额,交易价格为4.98元/股。协鑫集团表示,其换购ETF目的是“优化组合配置,支持杭州湾区建设”,以及“加强企业协同,完善公司股权结构”。

  而在ETF换购刚刚兴起时,上市公司股东的唯一目的即是减持套现。

  例如,2011年9月15日,回天胶业第二大股东大鹏创投以28.38元的均价,通过ETF换购的方式减持97万股(占总股本的0.92%),这一事项被记录在《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的公告》之中。除了减持套现,相关公告未提及其换购ETF的其他目的。

  回天胶业应是上市公司股东通过ETF换购的方式减持套现的第一例。2014年4月,公司更名为回天新材

  海康威视应是第二例。2012年4月26日,其第三大股东新疆威讯以所持股份600万股(占总股本0.60%)换购华泰柏瑞沪深300ETF,这一事项被记录在一份《关于公司股东减持股份的提示性公告》中。除了减持套现,相关公告未提及其换购ETF的其他原因。

  而在2019年以及2018年第四季度发生的上述ETF换购案例中,相关事项大多记录在关于大股东“认购(或参与认购)××基金”的提示性公告中,无一被记录在减持公告中。

  更完美的理由

  无论近期换购ETF的上市公司股东是否真有减持套现以外的其他目的,ETF基金的井喷式发展及业绩为这些股东们提供了更完美的理由。

  截至4月24日,已成立的股票型ETF基金(不含联接基金)共计159只,份额合计2113.93亿份,2018年年初则分别为117只和828.56亿份,增幅分别为35.90%和155.13%。在2019年以前成立的149只同类基金中,截至4月24日,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超过30%的有102只,占比68.46%。

  而在上述换购ETF的其他原因中,“分享经济发展成果,支持国家产业升级发展”,“加强企业协同,完成公司股权结构”等姑且不论,至少在“丰富投资组合”、“优化资源配置”方面,ETF基金或有其优势,尤其当市场处于上升行情中时。

  以中国石油集团拟换购的工银沪深300ETF为例。截至4月24日,其跟踪的指数沪深300指数2019年以来的涨幅为33.86%,同期中国石油的涨幅仅6.10%;三年以来的涨幅则分别为26.94%和4.80%,五年以来分别为83.98%和10.87%。显然,对中国石油集团来说,以所持股份换购工银沪深300ETF,似乎是一桩好生意。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