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评论

今年全球经济的关键词还是“变”

2019-02-12 07:54:22            陶冬

  陶冬(作者系瑞信大中华区私人银行副主席)

  在笔者眼中,2018年的关键词是“变”,2019年的关键词还是“变”,不过意思并不相同。

  2018年的变的标志性事件,是鲍威尔上任,领导联储持续稳步加息,突然间触发了市场恐慌,不仅债市大跌,美国股市也出现了金融危机以来最惨烈的抛售。几乎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了去杠杆运动,银行表外业务急剧收缩带来了罕见的企业现金流危机,2018年企业债务违约的数量比上一个历史记录的2016年多出一倍。半年之后欧洲央行宣布终止债券购买计划,退出QE。世界最大的三个中央银行同时收紧银根,开启了一场全球性的货币环境正常化。2008年金融危机后各国央行“大水灌漫”式QE活动开始逆转,流动性开始萎缩,将经济与市场带入到一个全新的货币环境中,世界变了。

  全球经济在2018年有起伏,但是未至于动荡。2019年的情况可能不同,“变”正在由金融经济转移向实体经济。金融市场的大起大落,势必影响实体经济的运作。市场预期变了,资金成本变了,市场价格的波动大了许多,企业的决策无可避免地变的更加审慎,因为风险增大了,企业发展前景不同了,投资受到影响是自然的。

  笔者相信,美中欧日各大经济体在去年上半年均已见到本周期的顶部,只是不同国家的下滑原因和速度不同而已。

  美国经济的增长质量最高,强劲的就业市场带动着旺盛的消费需求,但是减税效应已届强弩之末,出口不确定性日渐上升。企业的融资成本在明显上升,投资意愿被抑制。中国经济中的三驾马车同时放缓,过度去杠杆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浮现,民营企业资金链受压,投资活动大幅放缓,在四大经济体中中国的增长失速压力最明显、最强烈。欧洲在去年第三季度录得债务危机以来最缓慢的增长,虽然之后经济活动略有反弹,但是企业信心受到内部需求不足和外围不确定因素众多的影响,过去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出口前景令人担忧,德国挣扎在经济衰退的边缘,意大利更直落入衰退。

  另外一个“变”来自汇市。联储突然改变加息立场,号称愿意对未来的加息充满耐心。联储三代掌门人同台舒缓市场焦虑,耶伦甚至指出加息周期可能已经结束,这是对公开市场委员会过去一年前瞻性指引(利率点阵图)的一次重大调整。美国国债利率大幅跳水,美元利率与世界多数国家的利率之间息差预期出现改变。加上特朗普政府对滞留海外的跨国企业的税务特赦限期届满,流向美国的海外资金趋缓,美元汇率有贬值的压力。

  汇率是相对价格,对应着各国央行的政策取态。如果美元走贬,则对已经放缓的欧日经济构成新的压力,ECB和BoJ可能因此进行口头干预,甚至修改其政策路径。2019年央行围绕汇率所进行的博弈,应该会浮出水面。

  纵观全球经济,几乎所有国家对增长前景都变得更加审慎,经济政策上政府或口头放松或放慢退出的脚步,中国政府更将政策切换到中性偏松状态。当然,目前大家多处在观望状态,没有一家重新回到全力放水的政策基调。笔者认为,美中欧日四大经济体最终的经济形势,可能比目前的估计更弱,需要进一步的政策动作来稳定信心、刺激需求。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