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公司

历经3年 万达电影重组依然在流浪

2019-02-12 07:26:28      国际金融报      

  2019年春节贺岁档激战正酣,伴随着黑马影片《流浪地球》掀起的观影狂潮,市场一边兴奋于《流浪地球》的票房将冲向何处,一边调侃万达影视成了假期里的“悲情”角色——中途撤资了《流浪地球》改投吴秀波主演的《情圣2》。孰料《流浪地球》以黑马之姿杀出重围,票房、口碑双丰收,《情圣2》则折戟于吴秀波的负面中,遭遇提档再撤档,上映未有期。

  传言发酵,万达影业相关人员表示此为假消息,称“应该大家都接触过,但是肯定没有撤资这一说”。

  虽然万达方面表示双方的缘分仅限于“接触过”,但坐不住的网友贴出了万达集团官网的截图。《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此查阅万达集团官网,2017年5月26日,科幻巨作《流浪地球》在青岛影视产业园开机,由万达影视、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文化出品。

  “否认”一说被打脸的第二天,万达电影的重组公布了最新方案。

  重组调整

  2月10日,万达电影称,由于青岛西海岸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青岛西海岸文化”)未能获得其主管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核准其参与交易的意见,公司拟对交易方案进行调整,青岛西海岸文化及其持有的万达影视1.0579%股权不再纳入本次交易对方和标的资产范围,公司将发行股份购买万达影视合计95.7683%的股权,交易价格再度下降至105.2亿元。

  自2016年披露有意将万达影视打包收入万达电影后,该重组方案至今已历经数次调整,期间曾上演搁浅后再重启的戏码,而此番收购的主角万达电影也因此停牌逾期1年之久,市值一度缩水百亿。

  然而,重组虽步履维艰,但这似乎并未改变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布局影视全产业链的决心。

  “除了票房、广告、卖品,可不可以研究点别的?”2018年万达集团年会上,王健林曾如此表示。伴随着万达电影重组方案的再度调整,万达集团征战影视生态圈的脚步显然从未停歇。

  这场重组大戏始于2016年。

  彼时,万达电影公告称,其拟向万达投资等33名交易对方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100%的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暂确为372.04亿元。为保障上市公司利益,万达投资承诺,万达影视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的承诺净利润数累计将不低于50.98亿元。

  对于为何将整合上述资产,万达电影表示,公司此前主要从事影院投资建设、院线电影发行、影院电影放映及相关衍生业务,其主营业务集中于影视行业产业链下游,而该次重组后,万达电影可利用标的公司的业务资源,将其业务范围将扩展至电影开发、投资、制作、发行、影游互动等领域,打通产业链上下游。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时的重组方案中,万达影视主要全资子公司传奇影业的存在感极强。“通过传奇影业作为万达电影整体海外业务的切入点开拓其他业务机会,发挥境内外电影投资、发行的协同效益”是彼时万达电影对其寄予的厚望。

  图片来源:电影官方宣传海报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万达通过WAE完成收购传奇影业,作为一家曾出品包括《蝙蝠侠》系列、《盗梦空间》、《宿醉》、《侏罗纪世界》、《300勇士:帝国崛起》、《环太平洋》等一些大片的美国独立电影制片公司。传奇影业的资源和经验对于意图进军好莱坞、进一步提高国际市场份额的万达来说,无疑是一块敲门砖,即便前者2014年、2015年分别亏损22.4亿元和36.3亿元,万达也毫不犹豫重金“礼聘”。

  然而受传奇影业亏损等影响,万达影视上述两年的净利润分别仅为6116.23万元和1.3亿元,与超300亿元的收购价相距甚远。

  2016年8月1日晚,万达电影中止了此次重组,并将中止原因以市场环境改变粗略带过。彼时市场认为,万达对于传奇影业的业务整合进度及盈利的不确定性或是其决定另择良机的主要原因。

  重启之路

  等待了两年之久,万达终觉良机已到。

  2018年6月25日晚,万达电影公告称,万达电影拟向万达投资等21名交易对方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96.8262%的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为116.2万元。这一修改后的资产重组方案,剔除了饱受争议的传奇影业,万达影视的估值也从原来的375亿元缩水到120亿元。

  5个月后,重组方案再度被调整。

  此番万达电影的估值由120亿元下降到110亿元,96.83%股份的对价由116.19亿元下降为106.51亿元。此外,除了支付方式由发行股份+现金改为全部以发行股份支付,万达影视还提高了业绩承诺。

  万达影视2018年-2021年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12.74亿元,累计承诺时限净利润合计39.94亿元,较此前预案多出7.66亿元。

  交易对价几度调整后,万达影视是否能完成对赌协议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

  “从万达电影的角度来说,如何获取更多优质IP,发挥线下线上联动是关键,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万达等昔日‘五大民营电影公司’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已不再独领风骚。”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市场已变?

  诚然,在万达电影重组搁置的几年间,内地电影市场已发声巨变。

  此前,万达影视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乐视影业并称“民营电影五强”,风光时,它们的作品占据了内地票房排行榜首的半壁江山。

  2015年的万达影视更是笑傲群雄,豪取63亿元票房,位居出品公司第一位。当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不过440亿元,这也意味着,万达一家便占据了14.3%的市场份额。

  2016年,万达影视业绩出现滑坡,仅收获了18亿元,主投的影片里鲜有成功者。

  近年来,随着新晋导演群体的崛起,电影圈的格局已然发生变化,类似于当初冯小刚与华谊的合作模式被延伸应用,通过资本将名导的才华、名气与公司捆绑在一起,高票房背后的操刀者将不仅仅是传统的五大公司,更多的影片主创和其名下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以2019年春节贺岁档为例,由北京文化负责主投、主发行的黑马科幻片《流浪地球》上映7天,票房便突破23亿元。近年来,北京文化爆款频出,2017、2018年相继打造出现象级影片《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其中《战狼2》的保底发行更是让北京文化赚得盆满钵满。

  有趣的是,北京文化董事长兼总裁宋歌曾任万达影视的总经理,于2013年出走。2015年,宋歌加盟北京文化后,佳作不断,名声大振。而宋歌之后,无论是赵方亦或蒋德富均和前任一样,在万达影视任职两三年后便选择离开。

  报告期内,万达影视的管理层变动人数高达8位,核心人员的频繁离去让市场一度质疑万达影视的企业文化。

  除了北京文化,《疯狂的外星人》导演宁浩及其老搭档徐峥也形成了一股新势力。其成立的坏猴子影业,前身是宁浩电影工作室,相继投资了《心花路放》、《一出好戏》、《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等爆款。宁浩的老搭档徐峥则创立了真乐道,后者早年间靠着《泰囧》《港囧》一炮而红,2018年投资了《超时空同居》等黑马之作。

  此外,春节贺岁档中票房暂居第三的《飞驰人生》是韩寒指导的第三部电影,出品方为上海亭东影业,而亭东影业则是韩寒于2015成立的电影公司,目前已出品了《乘风破浪》、《万万没想到》等电影,韩寒个人IP加持下,阿里影业、博纳影业等争相战略投资了亭东。

  一批新鲜的面孔开始出现,并且来势汹汹。

  2016年票房折戟时,王健林在工作报告中谈及电影、娱乐业务时提出“要补IP短板,自己研发和并购都要搞。并购也不是说一下子并购多大的IP公司,可以并购一个一个的IP,组合起来也是一个大IP公司。这个任务已经给文化集团张霖和高群耀”。

  两年多过去了,万达的电影版图上拿得出手的IP依然有限,而被王健林委以重任的高管们,很多也已经离职。

  万达电影的这场重组将走向何方?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