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

2019年新兴市场或迎来喘息 仍需警惕风险溢价

2019-01-10 06:59:35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姚瑶上海报道

  2018年的新兴市场可以说哀鸿遍野,强势美元四处引发“爆雷”,出现了土耳其里拉单日暴跌20%、阿根廷四个月内四次加息共计1775基点等戏剧化的景象,不少“热钱”纷纷撤离新兴市场,一些热门的新兴市场主题基金以超30%的跌幅收场,MSCI新兴市场指数在2018年初一度涨至了1250点上方,但年底时已不到1000点。

  1月8日,世界银行(下称“世行”)发布的半年度《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称,自2015年以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资本循环情况和市场情绪都得到了持续的改善,但在2018年情况发生了恶化。

  此外,世行还下调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8年的增速预期,从此前的4.5%下调至了4.2%。世行称,在美元强势的大环境下资本流放缓,且全球贸易和制造业也出现放缓迹象,这些因素叠加之下,在一些经常账户赤字严峻、外资依赖程度高的国家引发了股汇大跌和外储流失。

  不过,有市场人士开始唱多新兴市场,有市场人士认为经过2018年的熊市,在新兴市场跌出了不少折价的机会,转机已经出现。

  新兴市场获得结构性机会

  今年,美联储的加息节奏看起来更为“鸽派”,美元有望走软,新兴市场料将迎来喘息机会。

  1月6日,光大证券发布海外策略年度报告指出,从结构性上看,美元无风险利率上行趋势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略有放缓。新兴市场将阶段性获益于汇率贬值压力减弱和发达市场权益资产相对优势降低。因此,基本面呈现改善或边际改善的新兴市场,有机会在2019年内发挥其高回报优势,吸引发达市场资金阶段性流入修复估值。

  “今年新兴市场还是有机会的。短时间内息差没有出现显著的缩小,那么美元应该还是相对强势,如果美元还是强势,新兴市场就不会立即出现良好的机会,因此还要等待美元回落的时机。我们预计美联储年内加息两次。”渣打财富管理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另外从估值角度出发,经历了去年痛苦的调整后,新兴市场资产具有不错的吸引力。以全球市场中规模最大新兴市场股票基金之一的iSharesMSCI为例,目前的PE值不到12倍。

  “我们预计美联储今年会加息一次。另外美元不太可能在目前的水平上继续走强,尤其是当其他市场的增速正在加快的时候。我们仍然认为新兴市场和中国股市提供不错的价值,和长期的公允价值相比,目前这些市场已经折价了,和美股相比估值很具吸引力,最终投资者将会获得回报。”瑞银资管全球投资方案主管RyanPrimme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渣打财富管理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表示,在新兴市场股市中最为看好亚洲的机会,尤其是中国A股。

  整体而言,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流动性进一步收紧的大环境下,全球股市将承受压力。“我们最新的股票观点趋于保守,但从估值角度出发,亚洲等新兴市场股市相对美股等发达市场而言具备吸引力。今年我们的股票配置,一端是美股,另一端是新兴市场。”施罗德北亚地区多资产产品主管于学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富达国际亚洲股票投资组合经理DhananjayPhadnis此前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新兴市场中,更为看好亚洲股市,就过去五年表现而言,亚洲新兴市场股市跑赢其他新兴市场,目前的估值水平也看起来具有吸引力。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新兴市场债券亦有较大的吸引力。

  “我们比较看好新兴市场债券。投资新兴市场债券,应该投质量比较好的,B评级以上的公司债,相对于美国同评级的债券有200个基点的利差,所以有投资价值。”瑞士宝盛银行亚洲区研究部主管MarkMatthew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风险溢价显著上升

  但亦有观点唱空新兴市场,理由是相较于美联储和美元的趋势,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速放缓的可能性,给新兴市场资产带来不小的风险。另外,在全球流动性收紧的大趋势下,新兴市场资本流将承受压力。

  景顺资管亚洲和新兴市场团队认为,由于贸易和地缘政治风险的上升,新兴市场的风险溢价已显著上升。

  另外,市场似乎也低估了流动性收紧对于新兴市场的长期影响。招商证券此前发布的《全球视野看中国资产周报》指出:“或许短期内加息预期的减弱能够阶段性缓解新兴市场的国际资本流出压力,也缓和了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压力,但在全球流动性持续收缩的状态之下,未来仍不乐观。”世行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还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2019年增速的预测下调了0.5%至4.2%,同时还将2020年的增速预测由4.7%下调至了4.5%。

  具体来看,世行大幅下调了对土耳其、阿根廷和南非的增长预期,这些国家在2018年遭到了重创。土耳其的增速被下调至了1.6%,下调幅度为2.4%,理由是其金融市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进而影响经济效益。

  世行将阿根廷2019年的经济增速下调了3.5%至-1.7%,阿根廷所处的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亦遭到了大幅下调,2019年的增速预期被下调了0.6%至1.7%。

  世行几乎维持了包括中国、印尼和泰国等在内的东亚和太平洋地区2018-2020年的增速预期,仅将2019年的地区增速下调了0.1%至6.0%;欧洲和中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的增速预测被下调了0.8%至2.7%。

  此外,新兴市场历来是政治风险的高发区,2019年,对于很多新兴市场来说,焦点之一仍然将是政治,德国商业银行在此前发布的评论中指出,目前巴西和墨西哥的新总统已上任,政治形势已发生显著的变化,这两个国家将由民粹领导人掌舵。货币的汇率走势估计将受到政策演变的主导;另外,南非将迎来大选。此外,印尼将在4月下旬迎来大选,印度将在4月或5月迎来总理大选,阿根廷将在10月末迎来总统大选。

  国际金融协会(IIF)1月7日发布的评论称,因为估值水平低、鸽派美联储和中美贸易摩擦的进展,对于新兴市场的情绪相较2018年终已有所改善。不过在2018年12月份,出于对2019年中美增长前景的担忧,在市场引爆了避险潮。新兴市场要吸取2018年的几个教训,基于经常账户的汇率公允价格预估是必要的;在全球处于流动性收紧时,不要试图去制造过度的信贷繁荣;在G3(美国、日本、欧元区)十年的“大放水”之后,新兴市场的仓位仍然高悬。

  (编辑:包芳鸣)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