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评论

谭浩俊:PMI触临 非制造业仍在扩张区间

2018-12-07 18:31:23            

  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4%,比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增长有所放缓,但仍在扩张区间。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近日发布的11月份中国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显示,11月份,制造业PMI为50.0%,环比小幅回落0.2个百分点,处于临界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4%,比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增长有所放缓,但仍在扩张区间。

  那么,PMI“触临”,是否意味着经济已经进入下行通道呢?笔者认为,还不应当下这样的结论。至少,仅从11月份的PMI中,还很难看出经济已经进入到下行通道,而只能说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要知道,从11月份的PMI来看,尽管综合指数出现了小幅回落,但从分项指标和内在结构来看,并不完全如综合指数所反映的那么悲观。生产指数为51.9%,仍位于景气区间,且回落幅度非常有限,仅比上月微落0.1个百分点。新订单指数为50.4%,比上月低了0.4个百分点,表明企业产品订货量增速有所放缓,但也高于临界点。特别是当月建筑业商业活动指数,在天气转冷,一些地方已经难以施工的情况下,仍达到59.3%,说明建筑业景气度仍然是比较高的。

  造成制造业PMI指数出现回落的原因,除了内外经济环境变化给制造业发展带来一定压力,可能影响到制造业景气度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以石油为中心的大宗商品价格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出现了幅度比较大的下降,带动价格指数的明显回落。这也意味着,这方面的变动是共性化的,而不是个性化的。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稳定,制造业价格指数也会趋于稳定,从而推动制造业整体运行的平稳。

  那么,应当如何客观分析制造业PMI的变化呢?这种变化到底预示着什么呢?我们认为,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制造业“触临”,从总体上看,说明经济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尤其是新订单指数下滑了0.4个百分点,表明市场需求也遇到了一些矛盾和困难。在出口难以突破的情况下,扩大国内市场需求,就成了最根本的手段和办法。如何拓宽国内市场需求渠道,打通生产和消费的各个通道,将对年底及明年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首先,完成今年年初确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没有悬念。受外部经济因素的影响,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形势可能更严峻一些,但是,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不会有悬念。关键就看第四季度能够给明年经济增长目标的制定和实施创造一个怎样的条件。如果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不出现明显回落,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确定就比较容易。反之,则难度会大一点。而从PMI反映的情况来看,会有一些压力,不过,压力不会很大。

  其二,明年一季度或是转折点。转折点的关键在两个方面:一是外部环境如何变化,二是“宽信用”政策下的实体经济取得怎样的突破。外部环境的变化,主动权不在我们手中,需要看相关国家的态度。如果有所转变,对经济增长是有利的。反之,则会继续影响。从实体经济发展来看,信用政策的放宽,特别是对民营经济政策的逐步到位,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就看落实的效率与质量了。如果能够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明年一季度就可以见效。如果明年一季度不能见效,就要对政策的落实情况进行全面评估和检查了。特别是信贷政策,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再者,基建补短板有望继续发力。基建方面需要补的短板还是比较多的,对经济增长提供支撑作用的空间也是比较大的。基建补短板,可以力度大一点,也可以温和一点,就看经济增长的需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纯负债式的补短板,要缓一缓,要好好筛选一下,避免带来政府负债的上升。降低杠杆率、减少负债、维护金融安全,也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的重点工作,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和风险。

  最后,国企改革红利释放。任何环境下,都不能忽视国企改革红利的释放。国企改革,既是对外开放步伐加快的需要,要通过改革,让更多的国企走出去、引进来,让国企与其他所有制企业内引外联、相互融合,更好地增强企业活力,释放改革红利。尤其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步子更大、门槛更低、范围更广、内容更丰富。

  总之,明年的经济是希望与困难并存了、动力和压力同在。11月份PMI的回落,不代表经济已经步入下行通道。稳定,仍然是第一位的任务。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研究员)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