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公司

剥离云创业务、入股万达商管 永辉超市在下一盘什么棋

2018-12-07 18:28:06      中新经纬      

  近日,永辉超市一连发布多条公告,一边是要出售永辉云创(超级物种运营主体)20%股权,不再对其合并报表;另一边又要35亿元入股万达商管,推动传统商超持续发展。

  面对永辉超市近期频繁的调整,外界纷纷猜测,永辉超市究竟在下一盘什么棋?

  文 |闫淑鑫吴亦涵

  12月6日,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要剥离云创业务,是因为该部分业务的持续亏损严重影响到了永辉超市整体业绩,与此前公司董事会的设想不同,也不符合上市公司整体股东的利益。

  数据显示,2017年及2018年1-9月,永辉云创分别亏损2.67亿元、6.17亿元。

  对于入股万达商管一事,永辉超市方面没有回应。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或许也与永辉超市回归主业分不开。

  01张氏兄弟要“分家”?

  12月4日晚,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张轩松、张轩宁自12月4日起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续双方将依照自身意愿独立行使股东及董事的权利和义务。此后,永辉超市将不再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张轩松、张轩宁实为兄弟,二人分别担任永辉超市董事长、副董事长。永辉超市方面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兄弟二人解除一致行动关系,是因为张轩宁要接管公司云创板块。

  据永辉超市同日公告,公司已与张轩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3.94亿元的价格向其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本次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持股29.6%;永辉超市则退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6.6%。自此以后,永辉超市将不再对永辉云创进行并表。

  永辉超市表示,上述交易符合永辉超市董事会的战略规划,永辉云创因独立经营零售业务而产生较大经营亏损,因此有必要调整永辉云创的控制权,这样既可降低永辉超市的运营成本与经营风险,又可以对永辉云创的实际控制人及经营团队形成相应激励。

  有业内人士分析,永辉超市上述举措可以理解为张氏兄弟因经营理念存在分歧而“分家”。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份,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上表示,“对于超级物种,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他看好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

  不过,永辉超市方面否认了“分家”一说,“这主要是一个分工问题,而不是分家。”12月6日,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如是说。

  至于剥离永辉云创的具体原因,张经仪表示,在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永辉超市要聚焦主业,方面将该做大的业务做大,把该清理掉的业务清理掉。“今年前9个月永辉云创亏损了6亿元,如果未来销售继续增加,那么亏损还会进一步扩大,这与公司董事会对云创板块的定义有所差异,也不符合上市公司整体股东的利益。”

  02被“抛弃”的超级物种

  据了解,永辉云创成立于2015年6月,由张轩宁一手打造,主要负责永辉超市新零售板块的业务运营,包括永辉生活店、超级物种等。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新零售旗下一员,超级物种曾被业界寄予厚望,认为它将成为盒马鲜生的强劲对手。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主办的“云栖大会”在杭州云栖小镇举行,马云在演讲时首提新零售概念。2017年7月14日,盒马鲜生通过天猫官方微博正式亮相,并宣布已在上海、北京开出了13家店。这个在阿里内部低调筹备一年多的新零售试验模式,在逐渐被消费者接受的同时,更是让新零售站上风口。

  风口之下,永辉超市也推出了自己的新零售品牌“超级物种”。2017年1月1日,首家超级物种在福州开店,营业面积500平米,门店单品数量超过1000种。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国共有46家超级物种门店,另据三季报,永辉超市又于2018年第三季度新开了10家超级物种门店。

  在6月举行的券商沟通会上,永辉超市方面曾表示,超级物种成熟门店的坪效已达到6万元。

  而对比盒马鲜生,截至2018年7月31日,盒马鲜生在全国拥有64家门店,成熟单店日均销售额超过80万元,坪效超过5万元。

  不过,令人尴尬的是,在超级物种快速扩张的同时,永辉云创却深陷亏损泥淖。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及2018年1-9月,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66亿元、14.78亿元,净利润-2.67亿元、-6.17亿元。

  不仅如此,永辉云创的持续亏损还严重拖累了永辉超市的整体业绩。2018年上半年,永辉超市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1.47%的情况下,净利润反倒下滑11.54%。其中,永辉云创对永辉超市净利润的影响为-1.91亿元。

  永辉超市方面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也坦言,公司上半年净利润出现下滑,新零售业务亏损的确是其中一个影响因素。

  进入第三季度,永辉云创对永辉超市的这种影响进一步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1-9月,永辉超市净利润再次下滑26.90%。

  “永辉超市新零售业务一直不赚钱,或与其门店扩张、营业成本同步快速增加有关。”清晖智库创始人、经济学家宋清辉向中新经纬分析称。

  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新零售的本质在于抢占流量和渠道,“永辉超市之所以要快速扩张,这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徐雄俊指出,目前,国内新零售领域还处于初级竞争阶段,低成本打压非常激烈,多数参与者仍在持续烧钱中,尚未实现真正盈利,永辉云创也一样。“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它的新零售业务仍会有较长一段的亏损期。”

  不过,虽然剥离了永辉云创,但永辉超市似乎并未就此停止在新零售领域的探索。永辉超市在公告中提到,出售永辉云创后,公司仍然将继续坚持在新零售业态格局下进行探索与创新。

  “我们还会继续在‘到家’‘到店’方面继续探索新零售业务,目前已经有了具体的规划,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张经仪称。

  03回归主业,聚焦传统商超

  与创新业务的巨额亏损相比,永辉超市的传统业务表现坚挺。据了解,永辉超市业务分云超、云创、云商、云金四个板块,其中,云超板块包括了永辉超市最传统的商超业务——即永辉的红标店与绿标店。

  今年上半年,云超板块实现营业收入326亿元,占永辉超市总营收比重达94%,实现利润14亿元、同比增长29%。而今年上半年永辉超市的整体营业利润仅为9.38亿元,考虑到永辉云创亏损了3.89亿元,据此计算,其他两个板块的业务上半年合计也亏损了0.73亿元。

  2018年12月4日晚间,永辉超市公告称,为拓展优质物业,公司拟受让万达商管股份6791万股,占万达商管股份总数的1.5%,每股转让价格为52元。在不少机构看来,在剥离云创业务之后,永辉超市将更加聚焦传统商超业务,而入股万达商业,则有助于传统商超业务的持续拓展。

  万达集团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万达商管已在全国开业235座万达广场,持有物业面积3151万平方米,年客流31.9亿人次,2018年计划新开52个万达广场。

  国泰君安指出,2018年11月,永辉超市决定将云超一、二集群合并管理,任命李国为永辉超市执行副总裁兼云超总裁。一二集群合并后考虑统一管理、资管共享、整合提效的影响,以及资源集中投放的效果,云超业绩提升值得期待。入股万达商业后,优质物业资源将助力永辉超市门店的扩张,助力云超主业持续拓展。

  国信证券也认为,永辉超市投资万达对于未来选址和展店有积极影响,一方面万达具有丰富的门店资源,另一方面公司生鲜超市门店在商业综合体的聚客效应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在永辉超市表现亮眼的同时,今年上半年,同行业不少上市公司业绩呈疲软态势,其中,华联综超净利润同比下滑39.15%、三江购物下滑13.81%、步步高下滑3.54%、新华都下滑82.23%。

  对此,华泰证券表示,在超市行业变革的大背景下,具备更强供应链能力的全国及区域龙头公司将继续扩张,加速市场整合进程。

  “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永辉超市身在其中自然无法不受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公司需要把其他的一些业务清理掉,将主业做大做好。”张经仪表示。

  中泰证券彭毅在研报中指出,永辉超市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受益于行业整合进程提速、线上线下融合带来的新机遇,未来估值有望进一步提升。

  然而,在商超行业竞争愈发激烈的情况下,清理了曾经寄予厚望的新零售业务,聚焦回传统商超业务的永辉超市,真的能如自己所愿吗?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