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评论

英国国会议员:中国经济快速发展 中英之间有很多合作机会

2018-10-12 10:24:51            

  1993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的国际探险队。摄影:查尔斯布莱克莫尔(Charles Blackmore)

  10月12日电(记者刘小涵)理查德格雷厄姆(Richard Graham)仍记得1993年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穿越1000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时所面临的严峻生存挑战。

  “拉着骆驼翻越沙丘,每走一步,脚都会陷进沙里,十分消耗体力,”他说。

  “我得了阿米巴痢疾,如果没有卡罗琳(同行的探险队友)和强效的抗生素,我可能已经死了。”

  这是第一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全程的探险。塔克拉玛干沙漠因其连绵起伏的沙丘、变化巨大的温差和极度匮乏的水源而被称为“死亡沙漠”。

  这支探险队伍由五名英国人、一名美国人和几名中国人组成,现年60岁的格雷厄姆是其中一员。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特意致电,祝贺探险成功,中国政府也发行了纪念邮票。

  回顾过去,格雷厄姆说团队合作让队伍完成了挑战。这段经历教会了他合作的重要性,这一经验使他在中英经济政治合作中收获颇丰。

  “团队的英、美、中三国成员之前素未谋面,语言不同,行事作风也不同。我坚持参与,永不言弃。如果可以一起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那么一切皆有可能,”格雷厄姆说。他后来成为英国国会议员,并担任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小组主席。

  探险队员在穿越沙漠途中拍照留念。摄影:查尔斯布莱克莫尔(Charles Blackmore)

  在这些工作中,他为中英两国关系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年,格雷厄姆还陪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访问中国。

  作为格洛斯特(Gloucester)选区的议员,他帮助当地企业推进与中国的交流,并在议会组织会议,增进其他议员对中国的了解和接触。

  这些努力和成果都源于格雷厄姆对中国的热爱和迷恋,这可以追溯到他1980年首次访华。当时改革开放政策已实施了两年,中国正在加快对外交往的步伐。

  当时,中英关系几乎完全是政府间的关系,格雷厄姆作为英国太古集团代表团的一员,共同访华。

  格雷厄姆回忆起他初到中国时作为一名外来人的“奇怪感觉”,当时人们穿着中山装,衣服正面有四个口袋,搭配一个短衣领。他说他马上给自己买了一套中山装,“让我看起来更正常一点,不那么奇怪”。

  上世八九十年代,格雷厄姆积极参与多项创新的中英合作,包括第一家中国公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以及组建上海板球俱乐部(Shanghai Cricket Club)。

  1993年,他为英国商业银行巴林银行(Barings bank)在上海开设了中国首家外国投资银行办事处。他还在上海发起建立了英国商会。

  “建立这些合作关系并不容易,但尝试新事物就是如此,”他说。

  在中国工作使他亲眼见证了中国经济的快速转型。他有个儿子取名沪生(意思是“在上海出生”),他说当父亲的经历激发了他提高中国儿童生活水平的渴望。

  1998年,格雷厄姆和妻子安西娅(Anthea)帮助英国人罗伯特葛路德(Robert Glover)建立了首个中英合资慈善机构“关爱儿童组织”(Care for Children),至今该机构已将50万名儿童安置在寄养家庭。

  这些真诚友好的举措,促进了中国在经济、金融、人文等领域的对外交往和发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9%。

  近40年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5%左右,7亿多中国人摆脱了贫困。

  格雷厄姆将中国过去的40年总结为“无价的,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它将决定中国未来如何与世界交往”。

  “我一生中最兴奋的事情就是邓小平真的完全改变了中国的前进方向,”格雷厄姆说,再也不会看到成群穿中山装的中国人,今天的西方游客也不会因为他们的衣着而感到格格不入。

  中国坚持走深化改革开放的道路。

  格雷厄姆强调,他也认为中国必须继续进行改革。他表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自信,将有更多外国企业在中国获得平等准入,因为竞争会提高质量。”

  如果说太古集团(Swire)和巴林银行(Barings)等英国公司的经营主导了40年前的中英商业关系,时至今日,情况已截然不同。

  500多家中国企业在英国设立了办事处,投资总额218亿美元,涉及贸易、金融、电信等传统行业,以及新能源、高端制造业、基础设施和研究中心等新兴产业。

  英国也已成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二大投资目的地。中国政府数据显示,中国去年在英国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为15.3亿美元。

  格雷厄姆强调,英国对中国而言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尤其是英国的高端科技产业可以帮助中国经济实现下一阶段改革,成为一个以科技为中心、以消费为驱动的经济体。

  他举了一个例子,2013年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Geely)收购了英国锰铜控股集团(Manganese Bronze),后者拥有60多年制造伦敦“黑色出租车”的历史。收购完成后,吉利向其英国子公司投资2.5亿英镑,建立了一个全新先进的研发、生产及组装工厂。

  依靠中国投资和英国高科技制造技术的结合,吉利如今在英国考文垂(Coventry)制造供应全球市场的电动出租车。

  1993年,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摄影:查尔斯布莱克莫尔(Charles Blackmore)

  格雷厄姆说,这种合作带来双赢。吉利可以了解企业如何在西方运营,并从中获益,利用这些知识实现进一步的国际扩张。

  与此同时,吉利的投资有益于英国经济。他补充道,中英之间有很多合作机会。

  “英中合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格雷厄姆说。“我们拥有良好的信誉和雄厚的技术实力。特别是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我们最好结成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经历40年的改革,在经济和其他领域取得了巨大进步。格雷厄姆说,现在是“该尝试和思考未来的选择”。

  在美国丧失全球化领导地位、英国脱欧后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占据全球领导地位的时机可能已经成熟。

  格雷厄姆认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不断增长力量所带来的好处。然而,他指出,中国不应“过快提升国际地位,而疏忽当前亟需的深化改革”。

  他还表示,英国将继续支持中国走向国际化。“我们一直持积极态度,一直鼓励中国参与全球事务,”他说。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