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外汇

潘功胜:企业在外汇市场的“裸奔”行为易引起市场共振

2018-06-14 16:55:45      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张艳芬 上海报道

  “在过去的几年,我国外汇市场一度经历了高强度的风险冲击与挑战,在多重因素综合作用下,从2017年二季度开始我国外汇市场逐渐向均衡状态收敛。目前我国外汇市场形势基本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预期合理分化,外汇储备规模总体保持稳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参加6月14日举行的陆家嘴论坛上表示,目前我国稳定的外汇市场形势为下一步改革开放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和条件。

  随着汇率形成市场化,汇率波动性逐步加大,潘功胜认为企业外汇管理应当坚持服务于主业,坚持财务中性原则,运用外汇市场工具开展套期保值,减少压住单边升贬值行为。

  “近两年,经过市场的教育和洗礼,中国企业的避险意识有所提升,但是整体而言避险意识不强,企业在外汇市场的裸奔行为不仅在宏观上因为市场主体的延迟效应容易引起市场共振,微观上使企业面临很大汇率风险敞口。”他表示。

  在本次论坛上,潘功胜就如何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推动更高水平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的话题展开了演讲,阐述了资本项目开放、人民币国际化、汇率市场化三个方面的战略和基本路线。

  资本项目开放

  在推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潘功胜表示,总体考虑坚持服务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战略,统筹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关系,稳妥推动资本项目开放。

  “中国在1996年就实现了经常项目的完全可兑换,从本世纪以来我国资本项目可兑换水平不断提高,资本项下直接投资FDI和ODI已经实现基本可兑换,投资项下形成了以机构投资者和互联互通的机制,深港通等为主的跨境投资渠道,债务融资项下全口径宏观审慎框架下自主融资,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开放包括两个环:上游交易环节和下游资金汇兑环节。”潘功胜表示。

  同时,潘功胜指出交易环节和汇兑环节存在的一些问题:第一,少数项目仍然不可兑换或者可兑换程度比较低;第二,一些项目虽然可以兑换,但还存在一些约束,便利性不够;第三,一些可兑换项目在交易环节存在约束,比如直接投资需要做事前备案,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规则正在逐步推进过程当中。

  而对于下一阶段推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潘功胜表示主要考虑以下几点:第一是不可兑换的项目,推动了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通过交易和汇兑环节的联动,提高跨境证券交易项目可兑换程度,有些项目外汇局和证监会在推进过程当中,已经有些可兑换项目提高便利化程度,减少行政审批,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弱化政策约束,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第二是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原则,扩大国内市场尤其是服务业市场,金融服务业市场的对外开放,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近期,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陆续发布了一些新政策,比如取消了QFII、RQFII跨境资金流动限制,提高QDII额度,稳步推进QDIIRP的试点,发布了关于修改QFII和RQFII有关政策规定,取消了锁定期的安排,取消每月按20%汇出的分期汇出的安排,允许QFII和RQFII对境内投资的开展,外汇套保。”潘功胜介绍。

  人民币国际化

  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积极进展,人民币连续7年成为我国第二大跨境货币和全球第三大SDR权重货币,另外,人民币在全球使用程度不断提高,成为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境外主体持有和使用人民币的意愿快速上升,在今年1~4月份境外主体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同比增长31%。

  对于如何积极稳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潘功胜表示要在政策、产品创新、基础设施、市场开放不断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环境,推动人民币跨境使用与跨境贸易、跨境投融资联动,推动人民币从支付结算功能向储备、投资和交易功能的拓展。

  “加快人民币国际化中心建设,支持上海建设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这是上海自由贸易区开展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创新。引导离岸人民币市场建设,推动人民币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融合发展和良性互动。”潘功胜表示。

  完善汇率机制

  潘功胜认为,汇率形成机制完善,有助于发挥汇率调节国际收支的作用,有利于提高外汇资源配置效率,减少市场优储,增强我国应对外部冲击的韧性。

  同时,在推动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同时,潘功胜表示要建设防范国际金融市场风险传染的制度屏障,初步考虑建立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监管框架,这些东西我们已经开始在逐渐建立和实施。

  在外汇市场建设方面,进一步扩张外汇市场的深度、广度、活跃度,建立开放有竞争力外汇市场,丰富外汇市场交易工具,扩大交易主体,扩大市场开放,优化市场措施,完善市场监管。

  而关于引导市场主体树立财务中性的理念,潘功胜表示,近两年,经过市场的教育和洗礼,中国企业的避险意识有所提升,但是整体而言避险意识不强,企业在外汇市场的裸奔行为不仅在宏观上因为市场主体的延迟效应容易引起市场共振,微观上使企业面临很大汇率风险敞口。

  在微观市场监管方面,创新了外汇管理方式,注重从事前到事中事后管理,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从规则监管到规则与自立监管相结合。推动跨部门合作和国际合作,按照国际惯例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审查,加强行为监管,维护公平、公正、公开外汇市场环境,坚持真实性、合法性、合规性审核,坚持跨境交易留痕原则,加强穿透式监管。严厉打击地下钱庄,违法外汇交易平台等外汇违法犯罪活动。

  (编辑:朱紫云;校对:汪岚)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