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评论

中行陈四清:IMF一定要打破美国的一票否决权

2018-06-14 13:04:11            

  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 

  讯 “2018陆家嘴论坛”于6月14日-15日在上海举行。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出席并演讲。

  陈四清强调,国际社会要加强金融合作,完善治理体系。特别是在一篮子货币建设里面,新兴经济体要更多地增加分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定要打破美国的一票否决权。

  以下为演讲摘编:

  陈四清:今天让我谈全球的金融治理,以及如何在全球金融治理的框架内振兴新兴经济体的成长,有这么几个观点表述一下。

  第一个观点,现在是经济全球化最困难的时候。为什么说是最困难的时候?从英国脱欧开始,到特朗普上台之后的“美国优先”,到特朗普现在跟盟国打,跟加拿大打,搞得不欢而散,跟中国也打。再到现在的意大利危机,我刚刚从南美回来,南美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也是很大的。

  在这样一种境况下,全球的金融治理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因为经济全球化是最困难的时候,所以全球的金融治理也是最困难的时候。

  第二个观点,现在也是经济全球化最有希望的时候,也是全球金融治理最有希望的时候。这源于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在新时代里,我们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推进全球化。我们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全球金融的治理。所以,也是最有希望的时候。

  我这里有一些数字,跟大家说明一下新兴经济体市场的作用实际上是越来越大的。

  对经济的份额来看,按照购买力平价看,2008年新兴经济体占全球GDP的份额大概是51.2%。到去年这个比例已经达到59%了,增长了8个百分点。这还是经历了十年的金融危机后的结果。从增速来看,过去十年,新兴经济体的年均增长5.1%,比发达国家高出3.9个百分点。

  针对全球贡献来看,新兴经济体在2017年的贡献率已经达到了80%,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重要的引擎。

  尽管是这样,新兴经济体也遭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发达经济体通过量化宽松,通过加息,把所有的风险转移了,当然它自己也承受了一些。但是美国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后,你们去看经济的波动性,美国没有受多大的影响,真正的影响都转向欧洲,转向新兴经济体,也转向了我们中国。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全球的金融治理体系出现了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国际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很低,大量的剩余资金在拖累,中国在支持实体经济,至少口号这么喊,倡导这么提,但是全球虚拟经济的成分仍然是很高的。

  第二,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负面的外溢效应很强,大家都骂美国,但是大家都用美元做外汇储备。一篮子货币,虽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面有合理的架构,但是总量毕竟很小,对整个世界经济的影响并不大。

  另外,金融风险防范的机制也不完善,各个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国家主要靠外汇储备防范风险,但这些外汇储备随着货币宽松政策的推行,实际上早就打折了。我们现在的一万多亿美国国债和三万多亿外汇储备,跟2008年时比,已经发生相当的变化。

  所以,全球最有希望的和最困难的时候怎么来推进全球的金融治理?我提三点建议:

  第一点建议,新兴经济体要练好自身的内功,解决金融的脆弱性问题。包括中国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要把自己的经济建设好,把金融体系建设好。全球金融治理分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金融企业内部的治理机制要完善。第二,一个国家的监管体系和金融体系要完善。第三,区域金融体系治理要完善,再往上走就是全球的治理。要防止过度泡沫化。

  第二,发达经济体要加强政策的协调,减少负面溢出的效应。减少负面溢出的效应,最后也会有一部分回流到发达体内部,有些国家应该承担责任,有些国家提出自我优先的政策,最后是要自己吃到苦头的,在全球一体化的情况下,不能“个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第三,国际社会要加强金融合作,完善治理体系。特别是在一篮子货币建设里面,新兴经济体要更多地增加分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定要打破美国的一票否决权,现在中国虽然有10.92%的比例,但是美国也仍然能够一票否决。

  基于这些方面的情况,我们在全球金融治理体系方面还要走更长远的步伐,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子还很长,我们现在整个人民币在国际化的过程当中,外汇储备里面用到人民币的就是1.3%,路子还很长。

  我就这几个观点。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