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研报

剥离主业押宝教育 凯文教育盈利之考

2018-06-14 10:38:03      中国经营网      

  剥离主营业务后,北京凯文德信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文教育”,002659.SZ)发行股份为教育业务“输血”。日前,凯文教育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不超过10亿元,用于青少年素质教育培训中心建设项目。

  募资背后是凯文教育的教育业务尚未盈利的现实。据了解,凯文教育于2015年涉足教育领域,建设高端教育产业投资项目。2017年以及2018年1~3月,该项目累计效益为-4894.82万元。

  寻找到新的盈利点成为凯文教育当前亟须解决的问题。由于其开展的K12教育包含义务教育阶段,受到国家对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非营利性质的定位等原因影响,致使其不得不以体育艺术培训、营地教育等产业上下游作为盈利点。但开展上述业务的子公司也处于亏损状态。与此同时,凯文教育不断增加推广宣传费用,也进一步侵蚀了公司的利润。

  “教育属于‘慢’产业,不能马上见到效益,对于亟须寻找到盈利点的凯文教育来讲,时间显然是最大的挑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对学校的管理能力也是跨界而来的凯文教育需要应对的挑战。

  为教育业务“输血”

  5月30日,凯文教育发布公告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9971.13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全部用于青少年素质教育培训中心建设项目。在凯文教育看来,该项目有利于延伸其现有教育产业布局,拓展教育服务边际,推动品牌输出、管理输出、课程体系输出和校内外教育业务协同发展。

  记者了解到,当前的凯文教育由中泰桥梁更名而来。更名之前,中泰桥梁主营业务为桥梁钢构,于2012年上市。但上市之后,中泰桥梁主营业务营收乏力,盈利前景不容乐观。为改善公司现状,中泰桥梁在2015年进行了一系列变革措施,其中一项便是进军教育产业。

  2015年5月,当时的中泰桥梁发布收购公告显示,公司向八大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大处控股”)等投资者募资17.25亿元,其中12亿元用于投资高端教育产业,以培育新的盈利增长点。同年7月,中泰桥梁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文华学信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华学信”),并通过文华学信收购了北京文凯兴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凯文智信教育投资有限公司,成为海淀凯文学校和朝阳凯文学校两所国际学校的实际控制人。

  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中泰桥梁控股股东变为八大处控股——这家具有国资背景的公司不仅为其带来发展教育业务的资金,还带来了海淀区公立学校的教育资源。双主业模式运营三年后,2018年1月,中泰桥梁正式更名凯文教育,彻底剥离桥梁钢构业务,转战教育产业。

  不过,当前以教育为主营业务的凯文教育并未实现盈利。根据公司2018年一季报显示,营收为0.4亿元,同比下滑54.46%,同期净利润为-0.3亿元,同比下滑2637.69%。

  凯文教育方面在上述一季报中解释称,亏损原因系剥离桥梁钢构业务所致。但记者注意到,凯文教育的高端教育业务也处于亏损状态。据其6月12日发布的《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显示,2017年高端教育产业投资项目累计收益为-3202.81万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教育业务的发展策略等问题多次致电凯文教育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盈利承压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消费者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也在不断提升,教育产业也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并吸引了大批上市公司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切入教育产业。

  事实上,收购教育标的之后能否为上市公司带来新的盈利还存在诸多风险因素。例如主营业务为电子元件的勤上股份收购的广东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扣非净利润并未实现预测数,还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

  对于凯文教育来讲,由于进军教育时间较短,教育业务还未能成为营收增长点。2014~2016年,凯文教育的营收逐年下滑,由8.33亿元下滑至3.24亿元,同期净利润也逐年下滑,最终亏损。2017年,凯文教育通过出售桥梁钢构业务,才得以扭亏为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此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业务能够为企业带来稳定的现金流,这是上市企业所看重的,但教育属于慢产业,并不能马上见到效益。

  对于剥离主营业务、全力转战教育行业的凯文教育来讲,盈利之路仍充满挑战。根据其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教育业务收入为0.92亿元,毛利率为-17.15%,处于亏损状态。

  记者了解到,当前凯文教育拥有的两所国际学校分别是海淀凯文学校和朝阳凯文学校,两校在校生数量约为900人,招生学费最低为朝阳凯文学校小学阶段,为16.8万元/学年,最高则为海淀凯文学校的高中阶段,为26万元/学年。

  在凯文教育的经营模式中,实体学校是其资源背景、品牌效应和受众群体的依托,体育艺术培训、营地教育、品牌输出等业务才是其盈利点所在。但当前凯文教育主要子公司中,仅有文华学信、凯文睿信处于盈利状态,而以体育运动项目运营的凯文学信等四家子公司则处于亏损状态。

  “国家将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规定为非营利性质,这也意味着凯文教育难以通过建设学校获得较大盈利。”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而通过体育培训、艺术培训、营地教育等上下游产业链环节获得盈利无可厚非,但相关领域竞争激烈,能否让其如愿还有待时间检验。

  储朝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到类似看法,他表示,教育属于“慢”产业,不能马上见到效益,对于亟须寻找到盈利点的凯文教育来讲,时间显然是最大的挑战。另一方面,凯文教育是跨界而来的企业,在教育规律认知、学校运营等方面也对其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根据凯文教育6月12日发布的《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显示,其承诺2018年高端教育投资项目收益为1.19亿元,然而今年1~3月,该项目收益为-0.17亿元,尚存较大差距。《中国经营报》记者就如何扭转净利润下滑等问题致电凯文教育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凯文教育面临盈利压力的同时,公司的销售费用也在迅速增长,进一步侵蚀了其利润。公司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为1000万元,增幅为139.70%,主要原因是在招生季加大市场宣传力度,相关支出增加。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