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公司

频繁交易惹诉讼

2018-06-14 03:04:10      中国证券报      

  公开信息显示,“中技系”上市公司频繁与上海孤鹰、上海祈尊交易并发生大量资金往来,进而引发一系列诉讼。

  *ST富控5月披露一宗买卖合同纠纷。2018年1月2日,公司子公司上海澄申商贸有限公司(简称“澄申商贸”)与上海孤鹰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孤鹰”)签订了《产品购销合同》,约定澄申商贸向上海孤鹰分别采购联想服务器和服务器主机,合同总金额为1.2亿元。澄申商贸已根据合同约定向上海孤鹰支付预付款9000万元。其后,上海孤鹰未按照合同约定交货。因此,澄申商贸对上海孤鹰提起买卖合同纠纷诉讼。

  “交易中支付预付款很常见,但需要看购买货物类型。如果行业交易习惯就是支付大比例预付款,那也正常。如果采购的是非标准化产品,预先支付大部分货款也属正常。”浙江高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志辉律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如果采购标准化产品,且是在买方市场情况下,预先支付大比例预付款就不正常了。“电脑服务器不是定制的,市场上可以直接买到,属于标准化产品。而且1.2亿元购买联想服务器和主机,可以直接向联想公司购买,对于联想也不是一笔小买卖。”

  蹊跷的是,上海孤鹰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材料、日用百货、花卉、苗木、机械设备、矿产品、金属材料及制品、化工产品的销售;商务信息咨询;建筑装修装饰建设工程专业施工;从事货物及技术进出口业务。从中看其并不具备销售电脑服务器资质。汪志辉表示,从市场监督管理机构的角度看,超范围经营可以处罚。从民事角度看,相关交易受保护。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上海孤鹰与“中技系”关系非同一般。除了澄申商贸在未收到货物就大比例支付给孤鹰贸易现金外,*ST富控2017年年报披露,公司与上海孤鹰发生资金往来7500万元,澄申商贸与其发生资金往来3.6亿元。

  不仅如此,上海孤鹰还与*ST尤夫宏达矿业两上市公司有贸易往来。

  *ST尤夫旗下湖州尤夫高性能纤维有限公司(简称“湖州尤夫”)与上海孤鹰于2018年1月初签订PTA购销合同,合同金额3亿元,且1月2日即预付3亿元。宏达矿业则与上海孤鹰发生资金往来8267万元。不过,该笔支付未完成交易。

  上海孤鹰并不“孤单”,上海祈尊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祈尊”)亦与“中技系”上市公司频繁发生资金往来。

  *ST富控2017年年报披露,公司与上海祈尊发生资金往来2.2亿元。

  *ST尤夫2017年年报显示,上海祈尊为公司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额达4.69亿元,占年度采购额的5.08%。在*ST尤夫与上海祈尊乙二醇购销往来中,上海祈尊实际供货金额为4.71亿元,公司付款5.53亿元,上海祈尊尚欠*ST尤夫货物价值8157.9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ST尤夫因与上海祈尊发生大宗贸易业务给上海祈尊开具商业承兑汇票3.78亿元。之后,双方变更支付方式,以现金支付,形成应收上海祈尊的3.78亿元。截至2017年年报审计报告签发日,上海祈尊尚未将商业承兑汇票返还给*ST尤夫。*ST尤夫已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3.78亿元中的16张商业票据金额2.78亿元为已逾期未兑付状态。江铜国际商业保理有限责任公司诉*ST尤夫及上海祈尊,要求偿还原告保理本金3000万元及利息。*ST尤夫公告通过法院网站查询到,深圳市富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ST尤夫及上海祈尊提起票据追索纠纷诉讼,涉及5张到期票据合计金额7000万元。

  *ST尤夫全资子公司湖州尤夫与上海祈尊2018年1月初签订的乙二醇购销合同,合同数量为37500吨,合同金额为3亿元,交货期为截至2018年6月25日。公司于2018年1月2日预付上海祈尊实业有限公司3亿元。

  宏达矿业2017年年报披露,在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中,上海祈尊尚欠74.53万元位列第三位,账龄在1年以内。公司与上海祈尊发生资金往来1.13亿元,该笔支付最终未实现交易目的。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