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研报

住百家困局:年报难产被曝员工纠纷 海航、联想恐踩雷

2018-06-13 19:08:39            

  讯 近日,被称为“共享经济第一股”的住百家陷入重重困局,先是2017年年报“难产”,面临被强制摘牌风险,6月9日,又被媒体曝出团队已经解散,并拖欠员工数十万离职款。共享经济浪潮过后,住百家身上的光环正在逐步褪去。

  6月12日,公司就年报披露事项发布公告,目前董事会已与相关中介机构沟通,争取尽早完成年度审计工作并尽快披露2017年年报。按照股转规定,若6月30日前公司仍无法披露年报,存在被终止挂牌风险。

  被曝团队解散 拖欠员工离职补偿

  6月9日,新旅界援引住百家员工爆料,住百家已经解散,拖欠了员工五六十万的离职补偿,并且创始人张亨德拉黑了讨薪员工的微信,还退了公司微信群。

  据新旅界报道,住百家一个月前便已搬离之前的办公地,住百家官网显示,海外民宿业务还能预定,但此前开展的机票、接送机、租车、景点门票预订等业务已经停止。并且住百家微信公众号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更新内容。

  发现,2017年及今年上半年,住百家已有多名高管成员离职,2017年5月,董事阮志敏、梁慧敏因个人原因递交辞职报告,2017年8月,监事吴桂贵辞职,今年3月,董秘兼首席财务官郑铁球也递交辞职报告,由首席运营官邹鑫暂代首席财务官及信披人职责。

  短租业务几近停滞 资金承压

  2016年4月,头顶着“共享经济第一股”光环的住百家挂牌新三板,其主营业务为向用户提供海外精品短租住宿服务及自由行配套的吃住行游购娱等特色产品和服务,在创投圈子里,住百家被成为“中国版的Airbnb”,但与Airbnb的C2C共享模式不同的是,住百家坚持的是C2B2C的商业模式。

  回顾住百家的发展历史,自2012年3月张享德、陶敏、黄允三人共同出资成立住百家前身深圳背包客有限公司之后,先后进行了多轮融资,联想、海航,甚至明星黄晓明等均参与了投资。

  2014年9月,住百家完成A轮融资,苏州星联出资500万获得了16.67%股权,苏州星联为联想控股旗下联想之星所管理的私募投资基金。

  2015年8月,住百家完成B轮融资,共引入包含浙商控股等在内的四家机构投资者以及9名个人投资者,共计募资9400万元,其中宁波星鎏出资100万元持股3.5%,宁波星鎏的第一大股东为黄晓明,持股比例60%。

  2015年12月,海航旗下海旅百佳、海航旅游、北京鼎诚三家机构共出资4000万入股住百家,合计持股7.4%,其中海旅百佳和北京鼎诚都由海航旅游控股。此次融资后,住百家估值5.4亿元。

  也正是在2015年下半年,住百家走上快速发展之路,根据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实现营收4569万元,期中78.52%的营收均来自短租服务,2016年公司营收翻倍,达到9396.9万元,但短租服务营收占比却下降至44%,相反机票酒店、境内外旅游打包产品营收比例大幅上升。靠短租起家的住百家,短租服务在2016年陷入了几近停滞增长的境地,仅较2015年增长了555.7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住百家自成立之后便从未实现盈利,并且亏损额呈逐年增长之势,2013年至2016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66万元、223万元、3103万元、8958万元和8660万元。

  得益于共享经济的风口,虽然持续亏损,但并未影响其进一步融资,挂牌新三板之后,住百家估值快速增长,并完成了两轮定增,其中2016年11月以21.37元/股的价格募资3200万元,而这一价格使公司的估值达到15亿元,2017年3月,再次以同样的价格募资1亿元,这一次定增份额由海南国商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独家认购,海南国商酒店由海航酒店控股。

  由于持续亏损,并且处在一个“烧钱”的行业,住百家也只能依赖不断的融资与借款维持运转,2015年、2016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8720.65万元、-8414.5万元,截止2016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12亿元,其中1亿元为海航投资款,而到2017年6月,公司的货币资金仅剩2432.8万元,除此之外,住百家还有1900万的短期借款待归还,而此后公司并未进行新的融资。

  一边是持续亏损,另一边若没有新的融资计划实施,住百家账上的现金并不能维持其进一步扩张,若因无法披露2017年年报而被强制从新三板摘牌,之前进入的投资机构,退出恐将更难。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