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外汇

谭雅玲:欧元未来悲观偏多

2018-06-12 18:54:24            

  客户端6月12日电 题:《谭雅玲:欧元未来悲观偏多》

  近期金融市场中美元升值表现抢眼,而美元升值的实质则是欧元的贬值,美元指数要素中欧元占比在一半之多。市场对欧元未来走势的预期呈现两极分化,欧元问题究竟在哪?未来前景如何?这值得深入讨论。

  欧元区经济增长放缓影响欧元走势

  欧债危机后,欧元表现有惊无险。欧元兑美元汇率自2016年12月19日的低点1.0391美元逐渐升至2018年2月16日的高点1.2556美元,升值20.8%。而欧元则从2月16日高点1.2556美元下跌到2018年6月1日的1.1509美元,贬值8.3%。欧元走势起起落落充满不确定性。

  从欧元区经济走势来看,尽管欧元区经过了一段经济复苏,但长期来看欧元区主要国家的经济竞争力比较薄弱,且欧元区各国经济发展不同步、分化严重,或影响到欧元稳定。欧元区中两个最大经济体德国与法国的经济增长均有所放缓,其中德国经济从稳健渐入波动期,商业活动放缓至一年半以来新低。数据显示,欧元区5月Markit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跌至53.8,预期和前值均为53.9。欧元区5月制造业PMI初值为18月以来新低,预示欧元区经济疲软势态料漫延至第二季度。

  目前整个欧元区增长指标已经退步至去年之下,5月初公布的欧元区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初值同比增长2.5%,这是2016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水平。欧洲央行最新的会议纪要显示,欧元区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已经上升,经济增长可能进一步放缓。在欧洲市场大幅震荡之际,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表态部分同意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改革提议,但德法两国分歧在短时间内很难弥合,除非双方做出更大让步和妥协,欧元区改革前景不容乐观。欧元走势与欧元区经济运行、合作机制密切相关,从经济角度看目前欧元悲观偏多。

  欧元区各国分化打击欧元稳定性

  英国退欧对欧元区合作形成巨大震动。英国不加入欧元区与退出欧盟对欧元打击较大,示范性十分明显。欧洲大陆合作基于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四国的核心作用,然而,德国一直有退出欧元区诉求、法国也开始寻求退出欧元区、意大利则明显主张退出欧元区,欧元货币合作艰难,进而欧元解体风险随时将会出现。

  近期作为欧元区第三和第四大经济体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接连发生政治动荡,这让欧元深受重创。一方面是意大利基于经济下滑局面而使其脱离欧元主张上升。意大利经济并没有受益于欧元,反之这种货币合作模式严重打击意大利特有的经济竞争力,意大利受汇率高企的打击较为明显。作为国际名牌产品集聚区,意大利出口因欧元升值所受打击不言而喻,这直接打压意大利经济优势和发展基础。作为欧盟和欧元区的创建国之一,意大利多年以来面临着经济增长停滞以及缺乏改革措施的问题。意大利的经济结构长期以来未从根本上进行调整,导致国际竞争力持续下降,国内收入不均,中下阶层大量破产。根据贝伦贝格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占到欧元区内生产总值的15%左右,而其负债规模占到欧元区负债总额的23%。因此,意大利遭遇债务危机时,整个欧元区都被其拖下水。

  另一方面,西班牙经济令人堪忧。西班牙政局因西班牙债务危机严重加剧动荡,紧缩财政政策虽有利于西班牙经济复苏,但很多人的收入受到影响,失业人数并没有下降,政局与经济的不稳定对欧元产生影响。

  欧元前景悲观

  当前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处在的难以抉择的十字路口。一方面欧洲央行提高通胀的出路之一是降息,但这将不利于经济信心和投资心理。欧央行货币政策要根据经济情况判定,而欧元区经济状况到底如何很难界定。从统计数据看,欧元区经济下滑比较严重,几大核心成员国的基本数值在几个月或一年以上处于不稳定阶段,但从股市看则又有不同的感受,经济下滑、货币贬值之外,欧洲几大股市呈现上涨局面,这预示经济并未有根本性的改变。作为以发达国家经济体使用为主的欧元实力并非如此脆弱,经济竞争力依然存在,这是欧元的特殊性所在。另一方面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有难言之隐。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实施效果很难促进欧元区发展和消化当下的问题。因为货币政策的执行与实施对应的是经济发展差异很大的各个成员国。希腊急需经济援助,但权重占比很小;德国经济发展在欧元区一枝独秀,但救助占比很大。欧洲央行只能依据法律和规定采取执行宽松政策,但这进一步激化欧元区经济矛盾与发展差异。

  从更长历史周期来看,欧元区经济下滑以及竞争优势退化是现实,欧元向心力因经济不景气而加重分离性。当前,欧元区的最大问题之一是没有实现成立之初所期望的经济趋同,相反诸多成员国经济发展出现了分化。二是没有一个共同的财政系统,统一财政政策的重要性不应忽视。欧元区还应促进跨境投资流动,包括扩展欧盟单一市场、完成银行业的统一和深化资本市场的统一,这些可能才会决定欧元区的最终命运。

  总的来说,欧元前景悲观、难有乐观,解体风险随时会发生。预计欧元兑美元汇率年内依然具有上升到1.25-1.28美元的可能,因为市场意愿是以美元为主,非欧元可以驾驭,其升值的理由依然是经济比较性落差,并非根据欧元区实际的经济基础。但是欧元贬值趋势依旧会发生,欧元贬值对此阶段的欧元区经济是有利的,但舆论恐慌或信心不足将加剧欧元颠覆性的风险压力,欧元解体事件随时有可能发生。

  以上对我国经济与货币改革发展的启示在于:实体经济是货币信心的重要支持,而货币的升值并不一定是经济层面的反应,反之是伤害经济的元凶。我们必须意识到货币升值会伤害经济竞争力、货币贬值增强经济竞争力。脱离实体经济需求,尤其是脱离外贸实际需要的货币预期更加不利于自己当前所处阶段发展的需要。我们必须明确:我国经济仍处于发展不足阶段,“过度金融化”的风险已经影响汇率,价格和价值取向偏离警钟值得重视。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