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公司

德新交运打枪崩盘第一枪 温州大鳄胡成中麻烦来了

2018-04-17 18:19:04      同花顺综合      

  来源:金融界

  “庄股”德新交运崩盘,10个交易日股价接近腰斩,成为4月以来最刺心的次新股。

  从神坛跌落背后,德新交运业绩变脸、重组夭折、大额减持等利空密集爆发。值得注意的是,德新交运实控人为温州资本大鳄胡成中,其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广东甘化同样风雨飘摇。

  温州大鳄牵手新疆国资

  金融界网站查阅相关资料,早在2000年,胡成中的德力西集团就开始进军新疆,如今在交通运输、房地产、商贸、文化娱乐等方面均有布局。期间参与国有企业的改制重组尤为引人注目。

  2003年,德力西集团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共同发起建立德力西新疆旅客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出资3500万元和1500万元,这就是上市公司德新交运的前身。

  德新有限设立后,根据《新疆旅客运输公司改制重组方案》,承接了新疆客运司的经营性资产、负债,并且受让了6宗土地共20万平方米的使用权,出让金不足2300万元。

  2013年,德新有限进行股份制改造。2017年1月,德新交运成功登陆上交所,去年市值最高超过7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股份制改造前夕,现任董事长马跃进“突击入股”,600万元受让2%的股份,上市后翻了10倍,持股市值一度过亿。

  最新的财报显示,德新交运目前下设六家专业旅客运输公司,拥有乌鲁木齐长途汽车站、乌鲁木齐国际运输汽车站、准东五彩湾汽车站,经营着新疆境内112条公路客运班线和国内跨省客运班线及11条国际客运班线;同时控股四家子公司,从事物流快递、冷藏运输、车辆维修、仓储服务等衍生业务。

  不过,新疆国资似乎并不看好公司未来,在德新交运连续暴跌后,依然抛出了一份“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4%股份”的方案,这也直接导致了德新交运的再次跌停。

  “腰斩”的还有业绩

  新疆国资的减持其实不无道理,近几年德新交运的业绩每况愈下,营收和净利双双“腰斩”。从下表可见,从2014年上市前到2017年上市后公司的营收连续四年大幅减少;而归母净利润虽然看似期间各有涨跌,但实际上是因为2016年公司收到巨额拆迁补偿款,否则亦是三年连续负增长。公司的生产经营业绩实际上处于持续下滑中,根本无法支撑起175的滚动市盈率,暴跌实属正常。

  而更令人担心的是,4月12日德新交运披露的2018年一季度预告显示,归母净利润将同比减少80%至 100%。

  公开数据显示从有记载的2013年以来德新交运每年超过99%的收入都来自于客运及客运站收入,这一比例从没改变过。而事实上“汽运”已经是夕阳产业之一,随着高铁的普及受到波及非常严重,全国各地近几年都在陆续取消客运线路,合并减少客运站数量并且搬离城市中心。随着产业的没落,德新交运的经营项目单一业绩下滑自然显著。

  其招股说明书上对标的同业公司富临运业宜昌交运龙洲股份,近几年的客运及客运站业务的营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但是上述公司的业务早已转型向其他领域,例如2017年宜昌交运的汽车销售及售后服务收入占营收达63.47%,而旅客运输收入只占18.07%。

  事实上一般的公司如果出现业绩连续的大幅下滑,多少都会在年报中解释相关数据变化的原因,但是德新交运在2016年、2017年的年报中内容非常单调,没有任何关于业绩下滑的解释内容。其在发布2017年半年报时已经因为内容过于简单没有解释营收及净利润下滑原因收到过上交所的问询函,结果发布的2017年年报还是一样没有解释。

  根据其回复上交所关于2017年半年报的问询函及2016年的招股说明书,可知其对于业绩连续下滑的解释与上文分析类似,“鉴于铁路线路(北疆之星、南疆之星、兰新高铁等)开通对公司客运班线运输产生冲击;同时受到暴恐事件后地区居民出行意愿降低的影响,旅客周转量也同比下降。”其公开的数据亦显示近年来发车班次及客运量双双持续下降。

  停牌近5月重组失败遭问询

  除了业绩问题,近期重组失败也可能是复牌连续跌停的重要原因。

  根据复牌公告显示,因筹划重大事项,德新交运自2017年11月02日开市起停牌,并于2017年11月16日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据披露是拟收购昌吉公交51%的股权。此后因为停牌期将满,且本次重组涉及的置入资产未能达到可转让状态不符合重组条件,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并于今年3月30日复牌,停牌近四个月。

  终止重组在A股也算常事,不过此番却遭到了上交所问询,可能是有投资者举报。主要问询内容是要求披露此前提到标的公司难以短期内解决事项的具体是什么,以及是何时发现的。

  德新交运方面表示,难以短期内解决事项是:昌吉公交控股股东为职工持股会,因该公司年代久远部分股权转让及出资证明文件存在缺失;同时相关土地资产地涉及的事项历史较为久远,在具体的变更事项及变更时间等问题上,交易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此外,德新交运此前还曾披露,筹划与交易方高铁投资进行资产置换事项,交易对方已获得相关批复文件,但由于本次拟置入资产未能达到可转让状态,亦终止该重组事项。回函中表示复牌2个月后如果相关资产满足重组要求可能继续推进。

  有投资者在3月28日德新交运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投资者说明会上质问昌吉公交是否是忽悠式重组,以及更早时拟进行的国有资产置换为何审批已经下来也重组失败。德新交运方面否认了忽悠式重组,对于国有资产置换失败的原因表示是相关资产的情况不符合法规要求。

  走势长期钝化的“庄股”

  在德新交运IPO时就有分析担心其因为业绩下滑明显,即使过会了也拿不到上市批文,虽然从最终结果来看是顺利上市了,但是市场早已知道其面临的业绩风险。

  但是为何在上市之后德新交运走出一波牛市呢?甚至在停牌前还出现了连续的大幅拉升。

  从公司2017年的年报可见,公司的控股股东德力西新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高达51%,第二大股东新疆国资委持股20%,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近80%,对于一家市值不到50亿的上市公司,筹码如此集中而且大部分股票还处于限售期,无疑是非常适合坐庄的标的。

  从走势亦可以看出,其有近三个月几乎横盘的走势显著钝化,与同期指数走势存在巨大差别,而在暴跌前的连续大幅拉升实际成交量很小,这是因为此时筹码已经集中,故用少量资金就可以拉升股价,至此可以大概率认为此股是股民口中“庄股”。

  从复牌后几次登上的龙虎榜上来看,出逃的资金显著集中在浙江和福建的营业厅,尤其是温州和福州的营业厅密集出现在卖方席位上。

  胡成中和他的“德力西系”

  在德新交运背后,是资本大鳄胡成中和他的“德力西系”。胡成中是资本市场的老手,目前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在2011年其通过控制的德力西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德力西”)重组了广东甘化,并成为实际控制人,2017年初又成功运作德新交运上市,此外还是“新三板”挂牌公司德长环保的实际控制人。

  而“老手”并不只是体现在控制的公司数量上,事实上广东甘化重组的过程存在众多污点,但最终并没有伤及胡成中。根据证监会资料显示,在重组广东甘化的过程中,内幕交易问题非常严重,德力西集团部分高管、利益相关方及当地政府官员均有涉及,并被证监会处罚。其中包括时任德力西集团的副总裁的王顺林;上海夫雄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舜夫;广东省江门市国资委企业管理科科长张益武及其妻子李介苗;温州银行杭州分行副行长陈汉;任德信丰益(北京)资本管理中心合伙人陈狄奇、姚锦聪,投资经理王仲鸣,投资助理陈述等。

  另据天眼查资料显示,胡成中控制的德新交运近年来涉及三百多次的诉讼案件,其中近两百次为职工诉公司少交或不交养老保险等事项。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