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基金

量化“洋模型”跑不赢指数和货基 为何众基金仍趋之若鹜?

2018-03-14 23:28:36      国际金融报      

  近日,多家公司开始布局量化基金,包括农银汇理、中加基金、博时基金等公司都在启动量化基金认购,仅前两个月,就有24只名称中带“量化”字样的基金发行。是业绩回暖还是其他因素掀起了新热潮,有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每隔几年就会掀起一轮量化基金热,但是从长期业绩看,投资者购买量化基金应该理性对待。

  量化基金发行热潮来临

  在证监会3月12日公布的2018年基金募集申请公示表中,今年已有14只量化基金获批,还有20只量化在审批名单中(8只是今年申请的)。融通基金、财通基金、国金基金等6家公募基金分别有2只产品在审,华泰柏瑞基金、宝盈基金、先锋基金等8家公司分别有1只量化基金在审。

  根据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13日前的一年时间里,总计291只量化基金,在有数据可统计的164只基金中,累计单位净值增长率为正的共计109只。其中,景顺长城量化新动力、华安沪深300量化A、华泰柏瑞量化优选三只量化基金一年以来的累计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30.15%、27.10%、18.22%。

  一年来,表现较差的量化基金也不在少数。比如,一年来累计单位净值接近-20%的包括华商动态阿尔法、光大风格轮动、金鹰量化精选,这三只基金一年来的累计单位净值分别为-26.345%、-25.248%、-19.28%。此外,累计净值在-5%至-15%的还有约20只量化基金,比如,中融量化多因子A(-17.43%)、大摩多因子策略(-12.33%)、长信量化先锋C(-10.16%)、大摩量化多策略(-10.296%)、创金合信量化多因子A/C(约-9%左右),表现均不佳。

  值得行业思考的一个现象是:纯量化的基金“玩不过”非纯量化的基金产品?以建信央视财经50B、建信央视财经50为例,虽然数据统计将这两只基金统计在量化基金中,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两只基金属于指数基金和分级基金,不是典型的量化基金。然而,其一年来累计单位净值为65.405%和41.11%,业绩远远超过一些纯量化基金。

  统计数据还显示,今年1月1日至3月13日,291只量化基金中,累计单位净值增长率实现正收益的有238只,其中,天弘量化驱动A/C两只基金今年以来的累计单位净值增长均高于13%,建信央视财经50B增长率为8.987%。从短期收益看,量化基金的春天似乎真的到了。然而,长期看,量化基金业绩并不稳定。

  量化基金有主动量化型和量化对冲型两种,它们均借助计算机和数学模型进行交易,量化对冲型基金在华尔街比较流行。在我国,主动量化基金在数量和规模上近年来都扩张较快。主动量化型是指以股票多头为投资方向,利用计算机模型进行选股的类型;而量化对冲与之区别之处在于,虽然也以股票多头为方向,但同时会开立空头账户以对冲系统性风险。

  北京一位基金业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货币基金出现严管后,冲规模仍然是公募基金公司难以割舍的一块心病,借助量化基金冲规模成了新需求,这也是近期多家公司集中发行量化基金产品的因素之一。

  该人士表示,一般情况下,当股市持续下跌或者长期震荡横盘时,量化投资很容易受到一些急于增值资金的追逐。投资者会选时机买入量化对冲基金或主动量化基金,比如,在跌市中,量化对冲基金跌幅小于主动量化基金;在涨市中,量化对冲收益往往小于主动量化;从收益表现看,由于量化对冲追求绝对收益,其净值波动幅度小于主动量化。

  摆脱模型之困是最大难题

  2月初,A股跟随全球股市出现震荡,主要指数集体上扬,创业板相较于去年低迷行情,近期涨势明显。在整体行情的推动下,量化基金整体业绩有所回升,但这种行情能持续多久?量化基金长期赚钱效应是否已出现?目前行业内看法各不相同。

  不看好量化基金的人士认为,近些年来量化基金收益率跑不赢货币基金的现象很普遍,这一尴尬问题的出现主要是量化基金的模型设计存在偏差。比如,一个差的模型在模拟操作或实盘操作时,幸好赶上运气好的阶段,业绩非常高,这样就非常容易出现样本偏差,误以为这个模型很厉害。在这种情况下,收益率高低最终全凭“运气”,而在针对投资者的宣传中,其投资策略期望收益往往设定的很高,就会出现“忽悠”投资者的风险。

  此外,模型过于理想化,但量化基金的市场容量有限,买10万元和1000万元的成本不一样,即便借助了计算机和数学模型等工具,其投资本身受限于投资理论、技术面分析等,总体失败的几率很高,这也是量化基金收益率不好的关键原因。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曾经的量化基金佼佼者,如今规模已经大幅缩水。比如,长信量化先锋A,去年1月份该基金规模还高达109.44亿元,但截至去年底,其规模缩水至46.84亿元;2017年1月9日成立的长信量化先锋混合C的规模目前为0.02亿元,成立以来累计净值-12.57%,虽然近期业绩有所上升,但是架不住规模持续缩小。此外,大摩多因子策略混合的规模也从2017年3月31日的49.18亿元跌至今年1月份的26.61亿元,规模缩水近半。

  恒丰泰石总经理韩玮表示,即使有正确的理论支撑量化投资模型,在应用时也经常会犯错。例如,之前备受追捧的市场中性模型——阿尔法策略,在投资模型中竟然出现做多中小盘股票的同时,做空沪深300指数期货的现象,而沪深300指数的样本空间中根本没有中小盘股票,在理论应用上犯了张冠李戴的低级错误。再好的历史表现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总会难逃巨亏甚至爆仓的厄运。

  国内量化未来有发展空间

  鉴于争议不断,记者了解到,近期发行的基金产品在如何选取有效的选股因子方面下了功夫。农银汇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量化团队在选择有效的选股因子时,会从因子被测试的时间、因子在多个市场以及多种资产标的中的普遍存在性、传统金融学和行为金融学间的逻辑性、可投资性以及是否可以带来超额收益等角度进行多方考量。

  收益和风险难平衡,当很多人不看好量化基金的前景时,也有一些公司却对量化产品的未来充满期待。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追求合理风险回报的基础上,通过大量的数据训练,同时结合先进的资产配置理念,再辅以经验性的模型管理手段,量化基金业绩会稳定持续增长。

  “在中国市场上,量化基金目前还不是一种主流的投资方式,量化基金占权益基金的比例不到10%,大幅低于国外成熟市场的30%,未来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农银汇理认为,“从国外几十年的经验来看,通过量化分析手段挖掘股票市场的超额收益是一种持续稳定的投资逻辑,其在海量数据处理方面具有绝对优势。中国股票市场投资者结构有所不同,散户投资者占有的股票市值约占整个市场的25%,其交易额达到了所有股票交易额的85%,即散户的短期交易行为在中国市场上占有很重要的主导地位。散户是受贪婪、恐惧和羊群效应等非理性行为影响较大的投资者,造成中国市场在股票价格上存在大量市场异象,从而可以有效的利用市场异象发掘规律,制定策略,进而获得较高的超额收益。”

  新发行的量化产品有何独特之处?以正在发行的农银汇理量化智慧动力混合为例,该公司相关人士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农银量化团队认为以价值、质量、成长为代表的基本面因子对alpha是决定性的,沪港通进一步为外资进入内地市场提供了便利,机构主导的A股格局正在形成。农银量化智慧混合采用多因子选股模型,自主研发多因子框架下立足于基本面的价值投资策略。选取价值、成长、质量和市场预期等几大类对股票超额收益具有较强解释度的因子,构建多因子模型。”

  (国际金融报记者 肖悦诗)

余下全文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