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股票

退市常态化理应与IPO常态化并驾齐驱

2018-03-14 07:01:39      上海证券报      
摘要国际经验表明,IPO常态化与退市常态化往往并驾齐驱。大家看到,经过持续一年的坚持与维系,A股IPO已经进入常态化轨道。对于A股市场而言,如果既有了新股发行的常态化,又有了退市常态化,那就等于既有造血功能也有新陈代谢功能,既有增量叠加功能也有存量优化功能,既有数量扩张功能也有质量驱动功能。

  国际经验表明,IPO常态化与退市常态化往往并驾齐驱。大家看到,经过持续一年的坚持与维系,A股IPO已经进入常态化轨道。对于A股市场而言,如果既有了新股发行的常态化,又有了退市常态化,那就等于既有造血功能也有新陈代谢功能,既有增量叠加功能也有存量优化功能,既有数量扩张功能也有质量驱动功能。有了这两者的比翼齐飞、相得益彰,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身躯定将矗立起来。

  以证监会公开征求意见的《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修改版为指导,上交所与深交所日前分别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对强制退市情形、基本程序等作出了明确规定,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稍前就退市规则作出的“所有的事都要水到渠成”的口头表示已然落地。

  对比上交所与深交所的两个《办法》,对强制退市的标准认定,“六种情形”中所指的“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不仅只限于上市公司IPO申请或披露文件,也覆盖到了上市公司重组上市以及年度报告,可以说不留死角。不仅如此,《办法》明确规定上市公司在60个月内受到证监会3次以上行政处罚的也必须强制退市,由此掐断了那些破罐子破摔的“老赖”型上市公司的苟且偷生之路。更为果断的是,《办法》还将重大违法退市情形的暂停上市期间由12个月缩短为6个月,退市效率大大提高。此外,《办法》明确规定,重大违法公司被暂停上市后不再考虑公司的整改、补偿等情况,6个月期满后将直接予以终止上市。特别是对于因欺诈发行退市的公司,《办法》申明不得申请重新上市,并一退到底。由此,昔日A股历史上一再上演的“乌鸡变凤凰”故事将就此画上句号。

  从时间上看,A股退市制度的设计与推进已持续了17年之久,相关规则经过几次局部修订或者大修后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比较齐全的退市制度体系,其中既有强制退市,也有主动退市;既有行政退市,也有法定退市;既有财务退市,也有非财务退市;既有连续亏损退市,也有资不抵债退市;甚至市场化程度极高的退市标准比如1元退市标准、成交额退市标准、市值退市标准等,A股退市规则都有涉及。尽管如此,回溯既有成效,沪深两市的退市制度所给出的记录却依然不尽如人意。

  数据显示,自2001年水仙电器、广东金曼成为首批退市的上市公司以来,迄今沪深两市累计退市的上市公司有104家,两市合计退市率为2.9%。如果剔除东方锅炉等10多家企业因吸收合并情形而终止上市并退出B股市场的结果,A股的退市效率则更低。17年来属于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仅52家。至于财务退市,效果同样不理想,最近10年来因此退市的上市公司只有11家,年均退市仅1家之微。强制退市与财务退市的企业越来越少,并不是说A股上市公司的道德水平越来越高或者经营业绩越来越好,而是因为既有制度的缺陷导致更多“漏网之鱼”侥幸而存,以及实体场景中布满了诸多掣肘退市的人为因素。

  就拿强制退市来说,从1997年的红光实业欺诈发行案算起,A股历史上已查处了10余起较为严重的欺诈发行案。然而,与发行成功后的巨大利益相比,对上述违法违规所给予的处罚力度显然还不成比例。为此,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日前在两会上呼吁将欺诈发行的最高刑期由5年改为无期,此声一出便引来万名网友点赞,并且希望能早日成真。足见,退市不仅仅是一种物体从市场中消失,投资人更要求其幕后操盘手必须付出远超其实际利益所得的代价。不然,就难言公平公正。

  相比于强制退市,财务退市所面临的阻力与干扰因素或许更为隐蔽而复杂。由于担心被ST,更担忧ST后发生暂停上市以至退市,每逢年报窗口期,一些上市公司便会突击进行会计处理,或者采用财务投资等非经常性损益来粉饰业绩,或者干脆铤而走险,通过对财务报表的“注水”与“美化”来满足现有规章所要求的上市公司标准。于是,一些ST公司便创造了到了退市边缘还能被拉回来的奇迹,市场上也在不断演绎着连续3年亏损但第4年盈利、接着又连续3年亏损但接下来又1年盈利的现象。

  因此,如果说强制退市可以根据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的标准公正透明实施的话,那么针对财务退市,监管层需要有进一步细化的财务退市标准。一方面,针对“戴帽”企业通过财务报表包装业绩的行为,可以考虑以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净利润作为考核标的,也可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增加经营收入、资产规模、员工人数等最低持续经营条件。另一方面,针对ST企业玩连续亏损和退市边缘逆袭的游戏,还可以设想以多年度累计利润指标替代年度连续亏损指标。比如1家公司最近5年内累计利润为亏损,那就表明已触及了强制退市的基本条件。

  国际经验表明,IPO常态化与退市常态化往往并驾齐驱。大家都看到了,经过持续一年的坚持与维系,A股IPO已经进入常态化轨道。对于A股市场而言,如果既有了新股发行的常态化,又有了退市常态化,那就等于既有造血功能也有新陈代谢功能,既有增量叠加功能也有存量优化功能,既有数量扩张功能也有质量驱动功能。有了这两者的比翼齐飞、相得益彰,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身躯定将矗立起来。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