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财经

10年功臣遭劝退 呷哺呷哺内部怎么了?

2018-03-13 22:46:32      国际金融报      

  近日,有消息称,在呷哺呷哺服务10年的CEO王东岳被“撵走”,也有消息称,辞职的是调味品事业部总经理王东岳。

  据了解,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王东岳为呷哺呷哺的呷哺火锅底料在渠道上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对此,呷哺呷哺方面随即对外表示,王东岳“CEO”一职并不属实,“撵走”说法也失实,真正的原因是系其违反公司制度,严重违纪,被公司劝退。

  事实上,在消息传出后,不少人的看法一边倒,认为职业经理人不易,老板要且行且珍惜,更有言论直指,呷哺呷哺的员工热情度或底料口感的稳定度较之前下滑明显,似乎让这则传闻背后有更加复杂的“纹路”。

  对此,营销专家路胜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这说明其管理人员的管理激励机制还存在某些问题。内部不稳会反映到公众层面上,使消费者对企业的稳定性产生疑虑。

  呷哺呷哺市场部品牌总监高玲表示,“网上的观点对呷哺呷哺的品牌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在此,我们已经发出《商函》进行澄清。”

  针对呷哺呷哺高层被劝退的相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联系呷哺呷哺公关部相关负责人,但该负责人以开会为由拒绝回应。呷哺呷哺总机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王东岳目前的确已不在公司任职。

  优势易复制

  火锅是餐饮业中比较特殊的一类,是餐饮第一细分行业,约占总餐饮市场的10%。

  在小火锅市场,创立于1998年的呷哺呷哺可以被称之为吧台小火锅的“鼻祖”,目前以近50%的市场份额居于小火锅市场的龙头地位。

  有业内人士指出,呷哺呷哺依靠的主要是其先发优势以及优秀的供应链管理,但商业模式不会是一个长期的竞争优势,甚至可能会因其容易复制而在未来成为一大劣势。

  目前,市面上也出现了诸如小辉哥等小火锅店来争夺市场份额。

  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呷哺呷哺目前在小火锅市场所占的份额其实很高了,想进一步再提高很困难,而且相对于传统火锅这个品类,小火锅品类的总量比较小,发展空间有限。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表示,呷哺呷哺其实遇到了如何去持续创新,持续保持客流量的难题。

  “呷哺呷哺的主要优势是轻火锅,价格适中,大众化,消费者消费的门槛低,消费基数大。目前呷哺呷哺正走产品升级的路子,想在利润率上有所提高,但目前来看,这是其逐渐失去核心优势的一大原因。”路胜贞认为。

  扩张陷瓶颈

  2014年上市融资后,呷哺呷哺总门店数量增速在2015年达到了历史顶峰,之后增速呈下滑趋势。

  呷哺呷哺财报显示,2014年呷哺呷哺新开店86家,直营店共452家;2015年呷哺呷哺新开店 100家,直营店共552家,2016年新开店112家,直营店数量达到639家,2017年上半年新开店33家,直营店数量达到650家。而据其2016年年报显示,呷哺呷哺计划在2017年新开100家新店。

  目前来看,其完成2017年的开店计划数量的可能性不大。

  从呷哺呷哺门店的地区分布来看,北京地区覆盖度趋于饱和,其它地区的扩张不算很顺利。截至2017年6月30日,呷哺呷哺北京地区门店数量占42.6 %,但已经饱和,且从2016年的285家减少到了277家。上海地区迟迟打不开局面,门店数量从2015年的58家减少到49家;天津地区扩张十分缓慢,而且空间有限。

  对此,路胜贞表示,在北京以外地区,类似于呷哺呷哺一人一锅的模式,已经被很多同行模仿,并且先入为主地站稳了市场,所以在其它地区已经不像北京地区的初期一样是空白市场。在别的地区拓展只会打价格战,所以在外地拓展速度很慢。

  值得注意的是,呷哺呷哺已经开始在传统火锅和高端火锅上的布局。2016年,呷哺呷哺推出中高档火锅“凑凑”,以覆盖中高端火锅人群。截至2017年6月30日,呷哺呷哺在北京和深圳共有6家凑凑餐厅,而截至2016年12月31日,呷哺呷哺的凑凑餐厅数量也是6家。

  “凑凑”面对的是海底捞、巴奴毛肚等这些老前辈们的竞争。朱丹蓬表示,从产业端结合消费端的角度来看,呷哺呷哺在火锅高端市场的布局是比较稳妥的。“因为经过消费升级后,整个中国的餐饮消费呈现出一种多层次、多维度、多档次的消费趋势。所以呷哺呷哺相应地去开拓高端市场去附和中高端人群的核心需求是没问题的。”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呷哺呷哺进军高端店受到的竞争压力非常大,对手也很强。如果要想突破,无论在品牌公关上还是在营销特色上,一定要打出自己的特色,如果这个特色不能形成,呷哺呷哺可能会遇到投入很大,回报却不成正比的窘境。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 黄林夕 实习记者 牟雅菲)

免责声明:本页面资讯内容和各类基于人工智能算法关联的信息服务,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21